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用我的真情暖暖你的手

北風是冬天的急先鋒。它尖利的指尖在窗玻璃上肆意抓撓,寒冷把秋色裡最後一抹金黃色的溫柔驅趕得無影無蹤。這是一個容易傷感的季節,而傷感總不免懷舊,想起了昔日裡的點點滴滴,如雨,如淚,在濃厚的夜色裡氤氳,變成了霧一樣朦朦朧朧的東西,打濕了夢的裙裾。許多錯過的緣分,其實就是錯過了另一種命運。
  冬天的時候,一個人的情感往往變得異常脆弱,就像脆弱的枯葉。這個時候,心靈最需要一個溫馨的地方,如果能夠遇到愛,那該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  冬天的夜晚,最適合思想,在溫暖的被窩裡,完成一次次精神的流浪。
  乘著夜的翅膀,我又一次回到了那片叫做青春的草原。
  歡樂的鑼鼓再度敲響。馬河的李曉來了,吹著抑揚頓挫的口琴,是《雪山飛狐》的曲子,大口的董壁輝來了,微笑如同一朵淺藍色的矢車菊,如瀑的秀髮在陽光下跳蕩。大郊的黃小紅也來了,吟哦著永不褪色的詩句,白裙飄飄宛如天使般的美麗,猛進的曉莉捧著豆蔻的夢,款款而行,風度翩翩,還有莽嶺的王菲,戴著野花編就的花環,帶著自信和朝氣,揮著手向我示意,石橋的西文搖著輪椅,管茅的建西抱著木吉他,他們叫著我的名字,朝我走來,如夢如幻,直教我滿眶淚水。
  許多的時候,靈魂的相聚,只能自深深的夢裡。現實的溝壑,把很多的情感,遠隔了千里萬里。
  許多的時候,只有夢才能還原真正的自己。
  一杯紅茶,幾頁黃卷;一支香煙,幾片花瓣,冬天擱在了我窗外,心裡感覺很溫暖。就像移植了一個明媚的春天。
  董壁輝深情地注視著我,說,用我的真情暖暖你的手,阿哥呀,你還冷麼?
  黃小紅說,願做你的紅顏知己,哪怕是來生,兄弟你說好不好?
  李曉說,大哥,送你幾幅創可貼,你所有的傷痛很快都會癒合的,快和我到陽光裡,咱跳舞吧。
  英子說,為你剪了長髮,寄上青絲一縷,是我青春的標本,哥哥你就收下吧。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,你自己好好保重,好嗎?
  ……
  我說,我很幸福,謝謝你的愛,你們永遠住在我的心上,給我溫暖和力量。
  淚水早已經將我淹沒。

 

不孤,必有鄰。文不獨,必有應!
返回列表